上一主题下一主题
«12345»Pages: 1/5     Go
主题 : (原创)回忆录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0  发表于: 2008-01-28 15:50

(原创)回忆录

当年在K城市求学,人生路不孰,幸得朋友介绍,在K市南部租了个小房间暂住。屋主老王是个离婚的中年男人,为了工作早出晚归,很少与他碰面。

老王的老妈妈终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吨发呆,我得空无聊时也会和她聊天。王婆婆年纪虽大,但是思路仍然清析。从她的言谈举止,可以推断是个出自书香世家的女人。我们的年纪虽然有很大的距离,不过王婆婆知书达理,言之有物,人生经验丰富,而且品性温和,和她聊天也是很愉快的一件事。
老王的一个女儿阿美是在籍中学生,我年长她数年,偶尔也交谈几句。和她几次的交谈中,得知老王和太太几年前离婚,导火线是太太的脾气刚烈暴躁,老王却是个没有脾气的好好先生。本来一柔一刚,也可以互相牵制。但是老王却交上损友,而留连赌场,十赌九输,最后把产业财物输个精光。老王的太太坚持和他离婚,女儿不肯跟妈妈,于是抚养权归老王。

王婆婆时常感叹地说,未嫁时娘家富有,父母视如掌上明珠。后来嫁给一门当户对的富家子弟,生了个儿子也就是老王。之后家道中落,父母病逝,丈夫却另娶,视她如无物。她虽然怨恨但也无奈,旧时社会的女人是没有话事权的。就这样辛苦养大儿子以为晚年可从子,哪里知道儿子虽孝顺,却娶了个恶妻,坚持把她送入老人院。后来儿子因赌博恶习而败光家财,妻子离去,儿子找了份工厂管工的工作,租下了现在这间房子,才重新从老人院把她接回来共聚。为了节省,就把多出来的两个房间分租给我和另一工作的中年女人。

这房子里住了我们这几个人,但是每个人都有他各自不同的际遇,是谁安排这些看来好象固定了的会定时发生的际遇呢?难道冥冥中有某样力量在主宰着世间每个人的命运?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1  发表于: 2008-01-28 15:51

小时候常看见婆婆拜神烧香,非常虔诚。那时脑海中一直有个疑问:这世间除了人,是否有鬼神的存在?人的命运由谁来主宰?为什么会有“我”?“我”这一生会是怎样的?为什么人不能随心所欲而必须受到各种无形和有形的约束?稍微长大就读了很多有关命理的书。虽然不懂批算,但是在命理玄学方面也立了基础,相人方面也稍有心得。

后来有一次在家乡时,一友人在生活上有很多困扰,他叫我陪他一起去算命。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类算命者。那是一间普通的房子,算命者是个中年人,我和友人就坐在他面前。他为友人批算,其实也没透露什么玄机,只是说几句安慰的话。之后他望向我问我是否也要算命。我说暂时不必,不过我心中有个愿望,希望能遇高人,传我论命批运的绝技。他说他非高人,不过说我将会有远行,而且会遇贵人,可以达到我心中的愿望。当时我心想,我的确将有远行,到他乡读书。但是这样就会有奇遇?高人在何方?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2  发表于: 2008-01-28 15:52

也许我这个人胸无大志吧,这个问题想了两天,就没去怎么在意了。这之后不久,收拾行装独自一人上路到A城去。就这样租了老王的一个房间,认识了这屋里的这几个人。住了几个月,大概也摸清了他们个别的情形。

老王平常人一个,话不多,也没什么特别。脸型上宽下窄,也符合了相学上所谓的:早年风光晚年堕落吧?他那离婚的妻子偶尔来看看孩子,一看相貌,就可以知道是悍妇一个:双眉无毛而倒竖,嘴角下垂而无笑容,双颧高竖而无肉,眼利而不善。任何男人娶了此等相貌的女人,看来非短命不可,要不也会被烦扰欺凌至无立足之地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老王的女儿每每看到妈妈来时都很不自在。而当妈妈离开时才见她展现笑容。老王的女儿当时含苞待放,亭亭玉立,长得算漂亮。却可惜脸无四两肉,样子单薄而非福相。一次和她闲聊,她忽然问我相不相信这世上有鬼?我很奇怪她年纪轻轻,怎么会问这么玄的问题?她说她天生阴阳眼,时常可以看见常人所不能看到的鬼物,而感到非常害怕,也痛苦万分。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父母,让他们为她找寻解决的办法。她痛苦地告诉我,父母不相信她的话,以为她编造故事以博取父母的注意力,还被母亲严厉训斥了一顿。我很同情她的处境,但是以我当时的稚嫩,要帮她实在也无能为力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3  发表于: 2008-01-28 15:53

阿美见鬼的情形好象越来越严重了,她向我申诉的次数日益增加。而且所说的也越来越恐怖。她说她见到无头鬼手中提着自己的头飘上楼梯;又说见到一个朦胧的影子在婆婆的床前跪拜;我奇怪为何我与她同住一屋,别说没看到她所说的那些灵异现象,连一丝的感应也没有。是她编造故事还是我在这方面的感应太迟钝?阿美会不会因为自小家庭的骤变而心理不平衡以致精神方面有幻觉?还是这世间真的有鬼神的存在?那么为什么这间房子里只有阿美才看到这些现象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,就把这些事情告诉她爸爸老王,请他正视这个问题,因为再这么下去阿美总有一天会崩溃的。老王听了阿美的说话,就带她到各个神庙去拜拜。但是拜了这么多,一点帮助都没有。

至到有一天,阿美告诉我,同学的妈妈介绍她去给一个师傅算命。她很想去知道前因后果,但是她不敢一个人去,想找我陪她。当时我劝她别胡乱去相信别人的话,小心遇见坏人受骗。阿美说是同学妈妈介绍,应该不会,我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。

就在一个周末,我和阿美到了那算命师傅的家。算命师傅年纪很大了,白发苍苍,看起来精神还不错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4  发表于: 2008-01-28 15:53

阿美坐在老师傅的前面,非常紧张地等待着。我则好整以暇,坐在一旁环目四顾。客厅的摆设很简单,除了一张办公台,就只几张椅子和一套沙发。而客厅的一角有个神台,不懂是拜什么神,还有很多符咒和旗织,神台底下有几个小瓦罐似的东西,用红布封口。

老师傅问了阿美的时辰八字之后就皱起眉头不语。阿美问他怎样了,他说是这样了,他也帮不到阿美。这是前世做的孽,今世来承受。阿美非常的失望,难道就要整天与那些鬼物为伍?这是多么痛苦和恐怖的感觉啊!白天在阴暗的地方或角落可以看到它们,晚上更不必说了,街上无端飘过,有时疑幻疑真,分不出人鬼神三界。阿美说到这里,放声大哭。

老师傅无奈地说,八字全阴,没有助力,除非搬到庙里去住就不必看见这些了。我听了心中嘀咕,那岂不是叫她去削发为尼?阿美却说愿意搬到庙堂去住几天试看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5  发表于: 2008-02-01 14:03

这时老师傅转来问我是不是也要批算。我想到反正都来了,试看一次也好。报上时辰八字,老师傅捏指一算,忽然问我对命理学有没有兴趣,我说还好,时常有看这方面的书籍。他哈哈一笑,说看书是好事,不过要到真正论命批运的精准境界,必定要师傅传授,不然不得其门而入。他叫我拜他为师,要把毕生绝学传授给我。我心想,才第一次见面,怎么就要收我为徒,况且我身无分物,也没钱交这个学费,就婉拒了他的好意。他好象明白我的意思,就说不会收我一分钱。因为年纪老迈,尚无传人,希望收我为徒,把这绝学传承下去。我还是没有答应他,老师傅也没再说什么,只说有缘再遇。

这之后阿美的情况还是一样,老王只好在学校假期时把阿美送到一庵堂去暂住。说也奇怪,在庵堂里阿美没有再见到这些灵异现象。住了一个星期阿美闷得发慌,而且也没见鬼了,于是就又回家。回家不到一个晚上就又发恶梦,可怜的阿美,被搞得紧张兮兮的。后来去求老师傅想办法,老师傅画了个符给她带在身上,嘱咐她不可脱下来。这个符果然管用,除非阿美把符脱下来不然就没再见到这些奇怪的现象了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6  发表于: 2008-02-01 14:18

此事过了一年,阿美来向我辞别。原来她要去外坡和母亲同住,此后不知何时再见。分离在即倍伤感,但也只能叫她多珍重。其实阿美是个很单纯善良的女生,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怜的身世和际遇呢?难道这就是命运?

阿美走后一年,另一租户李姐也偶尔和我交谈几句。李姐30出头,单身,样子不算漂亮,身材倒是不错。她说谈过几次恋爱,都是不得善终。难道此生难得好姻缘?李姐叫我带她去找老师傅指点迷津。就这样我再次见到老师傅。老师傅旧事重提,说要把几十年的经验和绝技传授给我。他见我犹豫不决,就说他年纪已老迈,不久还要去动手术,怕后继无人。我坦白地对他说,我不想以算命为职业,他说不要紧,只要我得到他的命理精髓,继续钻究,传承下去就好了。他的这套算命绝技乃少年时自中国南渡时在一船上得自一高人传授。上岸后就没再重遇此高人。自此悠悠数十年,都没有传授于人。现自知时日无多,他将倾囊传授,希望我能早日得到他的真传。就这样老师傅在那几天里传我口诀,叫我铭记于心。这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了。至于符咒和驱使鬼神的绝技,师傅当时见我抗拒,也就不勉强我。不过现在回想,倒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多学习呢!

这之后都有陪伴一些朋友到别的算命师傅去算命,什么子平八字、紫微斗数、看相看手掌这些,不过都是行走江湖的多,批算时都是含糊其词,笼统带过。这让我越发感激师傅,也更珍惜这段奇遇和缘分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7  发表于: 2008-02-01 14:18

话说那几天,老师傅除了传授我论命批运的绝技,还教我如何观星,星相对人和风水的影响。老师傅没读过几年书,不过他在命理和风水方面的知识实在是非常渊博的,他的测字功夫也是非常了得。在闹市中竞有此奇人而又让我遇上,应该是个缘分吧?这件事情发生在20几年前,如今回想犹如昨日啊!

这之后我都继续钻究命理和风水方面的知识,没有一天放弃学习的。就认识老师傅数年后我又有缘得识一位来自香港的看相高人。

此看相高人身怀绝技,但是不轻易露于人前。我就简称这位看相高人为纪先生吧。纪先生我认识他时大概50几岁,眼神很利,不笑时甚有威严。当时他来马一个月,就寄居我友家。当时我到友人家探访时,友人介绍我们认识的。当时我们都不知道纪先生会看相。临辞别前的数日,我们到书局逛逛。他看到我在看一本有关相学的书籍,就问我是否对看相有兴趣。我说是,闲暇时就看书学习。他说看书只是皮毛,要真正懂得看相,必须观人于微,累积经验。他愿意把本身的经验和知识教导我。他的认真指导和无私,真的让我受益不浅。

数日后他就离开这里回去香港了。临别时,他还叫我好好学习,得空到香港探望他。说来惭愧,这之后我们都没有再见面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8  发表于: 2008-02-01 14:19

记得当纪先生和我谈论相学时,他叫我看他的相貌然后评论。我说不敢,纪先生说无妨,有话直说。

我仔细观看了一阵,然后就说纪先生眼神锐利,圆而大,眉毛粗黑如浓墨,为人刚直,不趋炎附势。纪先生说是;我又说,鼻梁高直有权可惜鼻头尖而无肉,财源不丰。他也说是。最后我说相貌端正乃君子,只可惜印堂狭窄一生多坎坷。论至此纪先生长叹一声再无言,此时我也不敢多说。一阵之后,纪先生说我论得很好,他的确是一生坎坷,烦恼挥不去难有开心的一日。

原来纪先生童年时父亲对他甚严格,母早丧。后来成年时喜欢一女子,两情相悦,但是纪先生的父亲深懂相学,他说此女子福分单薄,一生孤寡刑夫克子之相。他坚决反对纪先生和此女子在一起。纪先生后来听从父亲的话,和情人分手,娶了父亲眼中旺夫益子的女人。

成亲后不久,纪先生携带妻子离开家乡父老到香港。纪先生虽有一身才学,也深懂命理风水之道,但是他性格孤僻高傲,以致一生都悒悒不得志。虽然他是命理高手,但是终其一生都没有以此为业或展露人前。我问他为什么不以此为业而得以改善家庭环境和经济?一生绝学就此埋没不是浪费了吗?他说由于深恨父亲拆散姻缘,逼他另娶,所以他也绝不运用父亲传授给他的知识。他后悔当年没有下定决心,和他喜欢的女人在一起,以致夜夜思念,悔恨一生。

他悔恨的心越深对这个妻子也越痛恨和冷淡。后来虽然有了孩子但是彼此的关系也是非常冷淡的。为了感谢我和友人连日来的照应,所以不啬指点我。之后纪先生就回去了。多年没见,但是纪先生的身影还有他的用心教导,都让我难以忘记。他不但精通命理相学之术,还深懂很多人生的道理。也许是生活困苦命运坎坷心灵寂寞而领悟良多吧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馆主
级别: 管理员
UID: 111
精华: -1
发帖: 4048
威望: 40550 点
金钱: 40695 RM
注册时间: 2007-12-14
最后登录: 2020-10-24
9  发表于: 2008-02-01 14:19

这之后我专注于创业,闲暇时也继续钻究命理玄学。中国人所遗留下来的智慧实在是博大精深的,尤其在这命理玄学方面。一个人的命运在他落地时已经注定其一生的兴衰成败,富贵贫贱,而又是谁去主使这一切?难道真的有阎王殿,而助手判官的簿上已经详细记载了这一切?若不是那么何来命运之说呢?时间越久我就越心惊,因为早前所批算的现象都准确地发生。老师傅这套论命批运术真是惊世骇俗的。而纪先生的相学秘诀让我得益良多,减少了很多生活和事业上的阻碍。

初创业时身边没钱,全部财产只有几百令吉。所用的每一分钱都要很小心地去计算。那时没钱没经验没人脉,全靠自己摸索。记得当时在找一个二楼的单位,朋友阿K告诉我,她任职的公司有办公楼要出租。阿K是在一间华人公司当书记,老板是二世祖,继承了父亲的一栋三层楼的店面。底楼是自己做生意用,阿K就在底楼上班。3楼是老板和家人自住,剩下的2楼要招租给人当办公楼。我心想,既然是朋友阿K介绍,都算相识,应该没问题。就去看了楼,是老板娘接洽,老板娘人不错,谈妥租约就下了定金。

几天后去见老板,心冷了一半。此人双眼露白,嘴角向下,一副寡情薄义的样子。我不安地扯了扯先生的衣袖,然后说失陪一阵。我趁老板出去时低声对先生说,此人难搞,不要租吧。先生说我们给了定钱,而且一切已经就绪,如果现在不租会亏本。况且只是租他的楼,只要定时给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。我说好,我们先约装修工人来看要怎样装修先,之后才签约,这样比较保险。
WhatsApp/ 微信 0163600944
上一主题下一主题
«12345»Pages: 1/5     Go